D.卡尔顿 罗西
D. Carlton Rossi

国家经济重心应向乡镇转移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孙大午


中央很重视农村问题,连续发了8个一号文件,但从实际效果看,农村变化不大,经济没有明显起色。我觉得这些一号文件,表明了国家的一种态度,却并没有提供具体的发展思路,也没有一个可操作的突破点。如何解决三农问题,促进农村的工业化发展,加快农村城市化进程?我认为,我们国家的经济重心应当向乡镇转移。

一、为什么向乡镇转移?

现在县级以上的城市已经开始膨胀式发展,而地处农村的乡镇发展滞后、缓慢。中国的改革开放,虽然始于农村,但实质却是县城及以上城市经济的开放。我们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实是以城市为中心进行建设。经济重心始终集中在县城及县城以上城市,这让农村的人才、资金及建设用地源源不断地流向城市,激发了城市的活力,使城市迅速繁荣起来。这种繁荣,是建立在农村的巨大输出之上的,不可能持续发展。时至今日,其弊病已日益凸显:一方面是城市(包括一些县城)规模越来越大,交通拥堵,房价虚高,能源供应紧张,人口和就业压力巨大,大城市病越来越明显;另一方面是农村的人才和资金继续流向城市,农村经济萧条,城乡差别不断扩大,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可以说,我们的城市已经奔跑在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大道上,农村却还在小农经济的泥泞里蹒跚。在这种局面下,单纯的讲反哺农村或反哺农业,都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如果农村的改革是从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那么城市的发展就是从开发区起步。深圳原来只是一个小渔村,因为设立开发区而崛起,全国学习深圳经验,结果就是在县城都建立了开发区。可以说,我们城市的发展建设,就是以建立工业化的开发区为依托的。

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城乡统筹,明确要启动内需、重视民营经济,这是很好的趋势。我们要看到,城乡差距既是问题,也是机遇,越是落后地区,提升空间越广阔。如果我们将经济重心转移到乡镇,弥补城乡的巨大差距,让边远地区、穷乡僻壤发展起来,那我们国家的经济就能继续高速发展,而且很多社会问题,比如农民工问题、留守儿童问题、空心村问题等也能迎刃而解。

将经济重心转移到乡镇,发展乡镇经济,有很多成功的范例。

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城乡差别都很小,甚至没有差别。欧洲一些国家的乡镇,比城市更适于居住,经济发达,社会安宁;我们集团的干部到韩国旅游,韩国的农村工厂很多,别墅林立,基本分不出哪里是城市,哪里是农村;我们到台湾考察,台湾的民雄乡就有两个工业开发区,连有名的中正大学都坐落在乡镇里。

将乡镇作为经济重心,并非是发达国家的专利。早在1985年,上海市就曾经提出过“三个集中”的发展模式,即人口向乡镇集中,企业向乡镇工业园区集中和耕地向大农场集中,不过这个模式没有贯彻到底。我发现,现在发展较快的山东省在很多乡镇设立工业园区,把发展乡镇企业作为振兴山东经济的战略重点,乡镇发展热火朝天,很有起色。农民很明白,在田里种庄稼穷,在地上种企业富,农村单纯靠发展农业,是没有什么出路的。

我想,要缩小城乡之间的各种差距,减缓城市压力,解决大城市病,我们国家的经济重心就应当向乡镇转移,在乡镇的广阔天地大力发展工业,通过改变农村的生产方式而改变农民的生活方式,变村庄为市镇,让人们安居乐业。

二、工业化是城镇化的必由之路。

1995年起,我们国家开始大力开展小城镇建设,新农村建设,可是至今成效不大,其关键就在于我们只关注农村生活方式的转变,忽视了农村生产方式的改变。

在这方面,我们走了不少弯路,发展特色农业,搞农业产业化、现代化,这些措施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村发展,但成效很小。特色农业、农业现代化的实质,其实都是将农民固定在土地上,节约的劳力仍然是外出打工,支援城市建设;农业产业化消化了部分劳动力,但由于生产条件的制约,得不到大范围的推广。

发展乡镇经济,工业化是必由之路。1978年到88年这十年里,是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的十年,那时候乡镇企业星罗棋布,群星璀璨,经济发展迅速,大批劳动力就地创业,自主择业,农民收入增加很快。可后来我们实行了新的土地管理法,禁止在农村办企业,企业全部集中到县以上开发区,乡镇经济就此一蹶不振,直到现在。

关于城镇化的建设,也有很多好的案例,如河北省高碑店市的白沟镇和霸州市的胜芳镇等。白沟和胜芳在历史上都曾经是著名的水旱码头,有悠久的工商业发展历史。改革开放后,白沟镇以箱包生产起步,出现了大批家庭式专业作坊,到九十年代中期,白沟的箱包生产进入精细化分工阶段,印花、剪裁、设计等辅助专业户越来越多,箱包生产区覆盖了500多个自然村,从事箱包和生产的人员近7万人,到2009年,全镇的总产值达到130亿元。胜芳镇则以家具产业为主,带动金属、板材、玻璃等产业,仅家具生产企业就有1300多家,全镇工商企业共7000余家,从业人员7万多人,2009年全镇总产值达到208亿元。这两个乡镇,都是从工业甚至是手工业起步,带动乡镇经济发展,进而推动城镇化建设。现在白沟镇有近万亩的工业园区,胜芳则是全镇都成为霸州工业区,这两个乡镇的农民,已基本实现了居民化。

先改变生产方式,再改变生活方式,这才是符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发展原理的做法。也就是说,只有实现了乡镇经济的工业化,才能实现农民生活的城镇化,这个次序不能颠倒。

三、发展乡镇经济,可以从转变乡镇政府职能开始。

乡镇政府的行政职能,决定了它对发展农村经济的关键作用。

我们现在的乡镇政府仍然是县政府的派出机构,而不是一级政府,它既不能独立自主地发展,又不能带动农村乡镇发展。乡镇政府只有成为一级政府,成为机关法人,享有法人财产权、独立民事行为能力,才能具备自主发展的能力,成为带动农村乡镇发展的核心。

我们现在的乡镇财政体制,很多地方都在沿袭政府统收统支的体制,也就是说,乡镇政府收了多少钱,都要上交给县政府,乡镇政府的开支,要经过县政府审批。乡镇政府没有自由度,对于本乡镇的经济发展规划、计划、财政收支、预算决算等都无法自主。在这样的体制下,乡镇政府既不承担发展本乡镇经济的责任,也不享有本乡镇经济发展的成果,怎么会成为发展乡镇经济的核心呢?

如果想让农村活起来,就应该先让乡镇政府活起来,把乡镇政府变成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一级政府,让乡镇政府承担责任,享受成果,然后以乡镇政府为中心,发展农村经济。

如果乡镇政府成为一级政府,享有目前县级政府的发展政策,可以设立工业开发区,那么乡镇政府就可以招商引资,实现农村的工业化。

如果能更进一步的话,我觉得在政府机构设置方面,一些发展较快的地区,可以借鉴台湾“县市并行”的经验,因为从实际效果看,城市对农村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甚小,而虹吸效应极大,从某种程度上,城市的发展已经成为农村发展的阻碍。所谓县市并行,就是市只负责管理建设城市,而县则负责管理建设乡镇,使用两套人马,两套班子,分置两个行政区域,让我们的支农资金对县(乡镇)而不对市(城)。这样做的好处是避免了县政府既管理县城经济又管理乡镇经济的弊端,防止县城经济过快而乡镇经济发展滞后。

四、房地产开发,是发展乡镇的重要支柱

农村未来的发展趋势,应该是自然村向大的中心村合并,小乡镇向大乡镇合并,以乡镇为中心,吸纳附近村民,在乡镇安居乐业。这样可以腾出很多土地,建工厂、盖楼房,进行小城镇建设。这就涉及到放活农村土地问题。

我认为,要搞活农村经济,就应该适当放活农村的土地,让农村的土地包括宅基地、房产能够流转起来。因为社会经济发展的三大要素就是土地、金融和劳动力,劳动力和金融都是跟着土地走的,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要素,是农村、农民的最大资产。如果人为禁止了买卖交易,使农民的房子、宅基地、土地不能流通,这些资源就没有价值,或者说不能体现其价值。乡镇经济的工业化需要放开农村的土地资源,让农村的土地、宅基地、房产能够顺畅流转,在流转中实现其应有的价值。以前我在一些场合呼吁,我们不要再修改《土地管理法》,而是重新制定《土地法》,给农民确权,让农民的土地能够流转,让农民的宅基地、房产能够买卖交易。

如果不放开农村土地,就很难实现乡镇建设的城镇化,更无法让农民带资进城,让城市资本下乡。这里的“农民带资进城”指的是到农民带资到乡镇定居,“资本下乡”指的是城市资本进驻乡镇,开发乡镇。

我们有些乡镇有自己的企业,经济相对发达一些,比如我们那里的曲阳县阳坊镇。阳坊镇有很多农民从事石雕加工,也赚了不少钱,但乡镇并没有发展起来,因为县政府把税收都拿走了。再有,阳坊镇这些农民赚了钱以后,纷纷到县城买房,哪怕他的工厂、作坊还在老家,也要在县城买房,把自己赚的钱又返还给城市了。别说外来投资,就是农民自己赚的钱,都不能留在农村,留在乡镇,乡镇还怎么发展?农民为什么非要到城市买房?无非是因为在农村、乡镇,无法实现他们乐业安居的梦想。所以,如果不把资本落到实地上,这些钱还是城市的,不是农村的,也不是农民的。只有资本落到实地上,让人们就地自主择业的同时,就地安居,扎下根来,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就地消费财富,才能把乡村变成富裕之地。

适当放开农村的建设用地,乡镇政府有了开发房产用地,就可以建设小城镇,改变农民的生活方式。农民也不再需要审批宅基地,将宅基地置换为商品房,把自己最大的资产盘活,变成居民、市民,实现农民“安居”。